您現在的位置:主頁 > 陜西新聞網 > 陜西新聞 > > 正文

陜西黃帝陵VS河南黃帝故里 祭拜黃帝該去哪

2019年07月12日 23:34 來源:未知 手機版

臘梅盆景圖片,寧強租房,吸音墻

陜西黃帝陵

上古神話里,居于五帝之首的黃帝故鄉到底在哪里,由于沒有考古學上的證據,始終是眾說紛紜,莫衷一是,并沒有定論。然而,近日,陜西黃帝陵一方與河南新鄭黃帝故里又因為祭拜黃帝的問題吵了起來。事實上,對于黃帝的爭奪并不僅限于河南和陜西。除了陜西黃帝陵外,還有河南荊山黃帝陵、甘肅正寧縣黃帝陵等。過去對于黃帝的爭奪,或多或少,暗戰大于明爭。而這次的味道則不同,因為一旦上升到國家公祭層面,必定只有一個是正統。那么,究竟誰是祭祀“正統”?

10月20日,乙未重陽“黃帝陵是中華文明的精神標識”重要論述研討會在黃陵縣舉行。中國先秦史學會副會長、陜西省社科聯主席、陜西師范大學原校長趙世超在發言中指出,把黃帝陵看成“中華文明的精神標識”,不僅因為黃帝是公認的中華民族人文始祖,也是中國統一的象征,更是因為黃帝是中華民族勤勞勇敢、不怕犧牲等偉大精神的代表,是中國人民智慧的化身。

臺灣武廟明正堂儒宗鸞門弘道團赴陜西參觀訪問團一行于8月23日專程赴黃帝陵祭拜 記者 趙爭耀攝

“升格”提議引爭端

近日,中華炎黃文化研究會會長許嘉璐建議,把拜祭黃帝上升為國家級拜祭。然而這樣一個“升格”提議,卻激起了意想不到的爭端。按照許嘉璐的說法,“歷代對黃帝、對先祖是‘拜廟不拜陵’”,所以國家公祭黃帝的地點應該在位于河南新鄭的黃帝故里。然而這一建議在媒體發表后,曾多年從事歷史研究的西安市副市長方光華隨即刊發文章稱,“歷代對黃帝陵寢是祭拜的”,并且從前的所謂“廟祭”也不是在河南新鄭,而是在“中央設立歷代帝王廟”。

“傳說的不算,就歷史記載的來看,歷代對黃帝陵寢是祭拜的。”方光華說,《冊府元龜》記載,唐代宗大歷五年(770年)鄜坊節度使上書說,坊州軒轅黃帝陵應置廟,四時列入祀典,得到中央政府認可。“從此以后,對黃帝陵寢的祭拜作為國家祭典,就從未中斷。即使是元代,也不廢對橋山黃帝陵寢三年一次的祭祀。”

“黃帝自古就是中華民族共同尊奉的人文始祖,他創立制度、發明器械、設置歷法,其仁化廣及,恩洽鳥獸。死后,四海若喪考妣,無不悲痛。那時,還沒有紀念碑,甚至連文字也沒有,各地人民遂起土為冢,或建成廟宇,祭醊哭泣,以寄托哀思。這便是黃帝陵廟與其他遺跡并不止一處的基本原因。”中國先秦史學會副會長、陜西省社科聯主席、陜西師范大學原校長趙世超說,秦漢時,陰陽五行說大為流行,黃帝被托祀為中央之帝,太昊被托祀為東方之帝、炎帝被托祀為南方之帝、少昊被托祀為西方之帝、顓頊被托祀為北方之帝,于是才有人視中原新鄭為黃帝之居,被皇甫謐以“或說”的形式載入《帝王世紀》,后又被梁人劉昭在注《續漢書郡國志》時引用。

“這套由陰陽家按照五行生克之理所鋪排的五方帝并不是真歷史,充其量只能算做一種文化。”趙世超舉例指出,少吳族的活動區域本在山東曲阜一帶,但漢人把他配成了西方之帝,所以就稱華山為少吳之墟。新鄭被稱為有熊氏黃帝之墟的緣由與此完全類似,帶有極大的人為成分。

趙世超說,現在有學者把新鄭為黃帝故里說的好像板上釘釘一樣的不可搖撼,而所據的材料卻僅僅是普通史學工作者都懂得必須慎用的《帝王世紀》,未免有失風范。至于廟祭歷代帝王,正如一些學者所說,也應始自于唐,由于是從方便皇帝出發,為避免祭陵旅途勞頓而設,故歷代帝王廟必建于首都,也和新鄭無關。

皇家制度使橋山“祭黃”具有唯一性

“自漢至唐,國家統一日久,通過規范對先代帝王的祭祀制度來強化民族認同和政治認同就顯得非常必要。”趙世超說,唐代宗大歷五年,鄜坊節度使臧希讓上言:“坊州有軒轅黃帝陵闕,請置廟,四時享祭,列于祀典。”得到了代宗的批準,從此,隸屬于坊州的陜西橋山黃陵便成了皇家致祭的對象,正式進入朝廷的禮制系統。

本站所有文章均來自搜索引擎和其他站點公開內容,如有侵權或表述不當,請聯系并標明身份和情況后立即刪除。
本文地址: http://www.szfcj.tw/shanxixinwen/14442.html

本文標簽:黃帝陵 黃帝 陜西 河南 祭祀 臘梅盆景圖片 寧強租房 吸音墻

下一篇:大雁塔其實是一個人

上一篇:黃帝陵祭祀的沿革和現實意義

熱門排行